當前位置:主頁 > 情感 > 單身 > 《知否》:林小娘母女的“狐媚子”手段,看似好用,但不長遠

《知否》:林小娘母女的“狐媚子”手段,看似好用,但不長遠

2019-10-16 14:52:37   來源:未知
文章導讀

看《知否》時,想必很多觀眾都對林小娘這個角色恨得咬牙切齒。同時,觀察她跟大娘子的行為方式,不得不服她的手段更高明。 當然,這也是因為她們遇上了盛紘這樣的男人。這個男人顯然是有些蠢,有些糊涂的那種。 如果他是個果斷的,有原則的,睿智的,心明眼亮的男人,也不至于讓自己這個后院亂七八糟了。 可是生活中,也許到處都是這樣的男人,對于自己后院的事,并不怎么愿插手。即使插手主持公道,多半也是息事寧人,或者敷衍了事。 所以小妾室衛小娘難產死了,他也沒怎么追究,雖然責任明顯在于二房林小娘,他也不過是礙于大家都看著,才不理會林小娘。 但這樣的不理會,也沒撐多久,因為林小娘怎么可能就任由此事發展下去呢,她還是要翻盤得到這個男人的寵愛的,因為她知道如何對付這個男人,如何得到他的原諒。 特別是當這個男人的大娘子并不討他喜歡,她又用計除掉了三房,所以自己勢在必得,依舊會是那個受寵之人。 她 這求復合的方式,無非還是讓自己顯得柔弱、楚楚可憐。比如彈琴讓男人聽到,借以抒發愁怨。比如梨花帶雨的去求他原諒,承認自己錯了。 只是這個承認錯誤,也是很高明的方式,一定也沒有將自己繞進直接害死三房娘子的套,而是一味說自己當家作主,沒照

看《知否》時,想必很多觀眾都對林小娘這個角色恨得咬牙切齒。同時,觀察她跟大娘子的行為方式,不得不服她的手段更高明。

當然,這也是因為她們遇上了盛紘這樣的男人。這個男人顯然是有些蠢,有些糊涂的那種。

如果他是個果斷的,有原則的,睿智的,心明眼亮的男人,也不至于讓自己這個后院亂七八糟了。

可是生活中,也許到處都是這樣的男人,對于自己后院的事,并不怎么愿插手。即使插手主持公道,多半也是息事寧人,或者敷衍了事。

所以小妾室衛小娘難產死了,他也沒怎么追究,雖然責任明顯在于二房林小娘,他也不過是礙于大家都看著,才不理會林小娘。

但這樣的不理會,也沒撐多久,因為林小娘怎么可能就任由此事發展下去呢,她還是要翻盤得到這個男人的寵愛的,因為她知道如何對付這個男人,如何得到他的原諒。

特別是當這個男人的大娘子并不討他喜歡,她又用計除掉了三房,所以自己勢在必得,依舊會是那個受寵之人。

這求“復合”的方式,無非還是讓自己顯得柔弱、楚楚可憐。比如彈琴讓男人聽到,借以抒發愁怨。比如梨花帶雨的去求他原諒,承認自己錯了。

只是這個承認錯誤,也是很高明的方式,一定也沒有將自己繞進直接害死三房娘子的套,而是一味說自己當家作主,沒照顧好三房是為錯。

好吧,這個承認的方式,也是把自己的責任撇的清清楚楚。氣得邊上耿直的大娘子說不出話來,這巧舌如簧的林小娘,表面上弱不禁風,可憐至極,心底卻是蛇蝎一般。

但盛老爺這個男人,根本就看不出來這一點。他眼里,只看到這個女人很可憐了,受了自己大娘子的壓制欺負一般,需要自己保護,所以要原諒她,要疼愛她,要理解她……

于是,林小娘最后傷心處,再暈上一暈,這個男人就徹底被蒙蔽了,就徹底原諒了。

這一招,也算是“以退為進”的手段,長大后的墨蘭,也完美繼承了母親林小娘的方式。

看到侯爵府母子來訪,林小娘想讓墨蘭也去露個面,到時候好攀攀高枝,哪知大娘子那邊不叫她們。

只好讓墨蘭自己偷偷去瞧一瞧,結果大娘子的女兒如蘭、衛小娘的女兒明蘭也跟了去。

結果就被這陰險的墨蘭坑了,直接將這如蘭明蘭推倒在眾人面前,她自己還一臉無辜,假裝路過,并且是馬上要離開的。

這時候,盛老爺這個糊涂爹又上場了。教訓這三個女兒時,直接把墨蘭放在一邊,只訓兩個摔倒在地的。

如蘭這丫頭,也是她媽的復制品,沒心沒肺,耿直口快,所以據理力爭,不承認自己的錯誤,只說是被墨蘭這個姐姐推倒的,說自己是后來的。

可惜的是,父親正在氣頭上,哪里會信她的,所以任由她怎么辯解,也只能讓父親更生氣。

反而是墨蘭,又一招“以退為進”,一直承認是自己的錯,只是承認的點又跟她媽一樣,不在重點上。

她承認錯誤時,只說自己是姐姐,沒帶好妹妹,自己有責任,求父親懲罰她……看得人又氣又恨,卻又沒辦法。

因為在這樣的場合下,她越是可憐地承認錯誤,只要不是承認那個關鍵的點,而是從另一個角度去承認自己有“責任”,她也就撇清了最重要的那個錯誤。

所以即使她當時要“討懲罰”,也沒有被打,反而讓父親覺得她懂事。這一招,會演戲的人才能搞定。

像如蘭這種只說真話的人,只會讓父親更生氣,結果被罰的更重,打的更狠。

有時候,我們害怕“壞人”,就是在這些方面,她們會用計,用迂回戰術,會退一步講策略。

而自己明明沒有錯的我們,若是沒有證據,那么說的再真切,再大聲,再努力,也不一定能讓人相信,反而可能更加激怒對方,讓自己處境更不利。

倒是那些懂得如何承認自己“有錯”的人,他們以退為進的方式,讓當時的場面緩和,然后還能自保,甚至得到理解和諒解。

雖然很不公平,但是一時“服軟”,又會抓“自己犯錯”的點,那就贏了,不光把自己撇清了,還顯得自己有責任感,又顯得自己是無辜的。

這期間,自然要說許多謊言,所以還要表演真實,把自己都打動感動的程度,才能騙過對方。

不過這種“狐媚子”手段,其實看似好用,但不長遠,而且在明眼人那里,這招不會管用。

也就是對付一下盛紘這種“糊涂蟲”,是真的綽綽有余了。觀眾也只能干著急,沒有別的辦法。

這些明眼人,其實也包括長大后的明蘭,她懂得再怎么爭辯也沒用,只能先認罰認栽,用好態度接受“不應該”的懲罰,以免受擴大事態。

對待惡人,也得跟他們一樣用計,用心眼,用手段,直來直去爭吵沒用,直來直去打起來更沒用。

所以后來的明蘭,也是用自己的手段,將這些做了壞事的家伙打擊報復擺平了。


提示:支持鍵盤“←→”鍵翻頁

最新推薦

精彩專題

單身
足球巴巴